六年六班的風箏

關於部落格
我是風箏,高高的飛,
我是風箏,天南地北
  • 591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莫札特安魂曲-伯恩斯坦指揮

安魂曲是所有莫札特的曲子裏我最喜歡的一首,而第一次聽到這支曲就剛好聽到第3-1章Dies irae,是純演奏,沒有合唱的版本,驚為天人!所以Dies irae又變成了安魂曲裏我最喜歡的一章。 之後就開始尋尋覓覓想要找純演奏版的,可是安魂曲本來就是有合唱的,所以找到的每個版本都是合唱,到最後我只好放棄了,最早聽到的純演奏版可能是有做過處理的吧。 之前都是用聽的,聽過卡拉揚+柏林愛樂版,伯恩斯坦+巴伐利亞廣播交響樂團版,還有頗受好評的貝姆+維也納愛樂版,後來想去找卡拉揚的影像版,可是似乎他沒有錄過這一支的影像,於是很久之後,就退而求其次地買了我也滿喜歡的伯恩斯坦指揮的影像版。 (其實我也同時買了貝姆指揮的影像~~) 以下截的這一段就是Dies irae。 伯恩斯坦在1988年舉辦了這場音樂會,為了紀念他逝世十周年的妻子,當時他指揮的曲子就是莫札特的安魂曲。 這場音樂會有收錄成CD發行,據說CD封面上的女人就是伯恩斯坦的妻子。
直到前幾年才由DG發行成DVD。 DG出版的真的有品質保證,畫質及音質都超水準! (可惜轉檔再上傳後變模糊了@@) 很多作曲家都有作過安魂曲,聽過一輪後還是最喜歡莫札特的。 拿我最喜歡的Dies irae來講,中文翻成『震怒之日』或是『神之怒』,我聽威爾第的這一節,覺得的確是頗怒啊,交雜澎湃而且平鋪直敘的音符有一種咄咄逼人的感覺,覺得神真的在發怒,要把你逼到牆角,置於死地!我聽得有點累~~ 但莫札特的Dies irae卻不是這樣。 仍然有怒氣之感,可是更多的是莊嚴,感覺神率領了眾天使站在你面前,條列出你犯下的錯,然後告誡著你,訓導著你,雖然震怒著但卻不會立刻逼死你,是一種攙進了神聖感覺的場面。 而且深淺交錯的旋律更帶了一絲絲神秘感,非常符合安魂曲的味道。 一邊聽一邊會覺得腦中浮現了”最後的審判”的畫面。 光用聽的,我比較偏好卡拉揚版的,但他沒有出影像,所以影像部份我喜歡的是伯恩斯坦指揮的,地點是在巴伐利亞的某修道院,配合著那樣的背景,聽起來更有感覺。再加上這一場的DVD是從最開頭就錄的,伯老從後台走出來,路上拍拍團員們的肩,然後走到台前時照慣例和首席握個手,我覺得這些場面都很令人感動。 伯老的指揮在晚年似乎有被說成是不太符合既定的規矩,但我卻很喜歡,覺得他依著從自己內心發出來的感覺去詮釋一支曲子並沒有什麼不好,就像曾看過有人說他後期的曲子評價有點兩極,不喜歡的人就覺得爛死了,但喜歡的就會愛死了,呵,每件事本來就是這樣,就像大賦格曲當時被批評得要命,但是現在卻是史上偉大得不得了的曲! 這首安魂曲前半部有一小段時間,伯老還把指揮棒換到左手了,呵~大概是不自覺的吧~看到那景像就覺得他真是個有元氣的大叔啊! 而看這一節Dies irae時就覺得站在台上在投入時甚有點小跳起來的他散發出一種非常有power的吸引力!非常帥!(不過沒有比我喜歡的卡拉揚爺爺帥啦!) 很多人喜歡的貝姆版......我個人覺得有點慢,也太中規中矩了,聽起來沒有大感覺Orz。 就像魔笛裏那一段拔尖的短音,我聽過快版和慢版的,就覺得快版的聽起來會有種想要扭曲臉孔的贊嘆感覺,但慢一點的聽起來就不太有感覺。(快版的,聲音有點像周淑美呢...但是不肯定,我對歌劇沒研究,對男女高音也沒研究~會知道周淑美是因為有看到一段影片中,她有去拜訪卡拉揚也聊了幾句,卡拉揚也曾稱讚過周淑美的聲音是來自天堂的美聲~) 莫札特的安魂曲一直染著神秘傳奇的色彩,從一開始一個平庸的業餘作曲家找上他,請他作安魂曲獻給亡妻開始,一直到莫札特中途開始有了恐懼感覺,一直覺得這首安魂曲根本是寫來給他自己當送葬曲的,然後到最後,重病的莫札特終究沒有寫完整部曲就在床榻上撒手人寰,享年35歲,而且窮困潦倒的他死得極讓人心酸,因為窮,死後的屍體被隨便找個布或草蓆包著,在大風雨中被便宜雇來的送葬工人粗魯地丟在平民公墓,過幾天去找竟然找不到了!偉大的音樂家最後一程竟是如此不堪! (這一點,生前也很坎坷的貝多芬就比較有尊嚴一點,維也納在他死後終於把他在世時就應該享有的光榮還給他,替他辦了盛大的葬禮,聽說有三萬人參加,那葬禮比過往任何一位貴族的葬禮都還要盛大~) 也或許是經歷了這樣的創作背景,所以莫札特的安魂曲更受到囑目吧,也或許是因為那些音符散發出的能量,讓人不得不註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