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六班的風箏

關於部落格
我是風箏,高高的飛,
我是風箏,天南地北
  • 591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想念雨生-逝世十週年音樂會

去年也有個網友問我要不要去,但我剛好有事,不想那麼趕所以就放棄了。
現在想起來有些遺憾。

下午去買了朝日新聞的報紙,到城市光廊的時間才四點多,想說就去奧多吃點東西順便佔位子好了,去的時候看著座位都還很空,想說我太緊張了,來那麼早沒必要吧,沒想到在我挑好了喜歡的座位然後去點個餐回來,已經沒剩多少空位了。好險啊~

其實等待開場的時間並不無聊,看著團員們的試音就覺得很有感覺,我喜歡看team work。
而且現場也一直在播著卡拉OK台北我專輯裏的歌,在那當下就已經像是一場表演節目了。

在等待開場時,坐在我附近的幾個女生在聊天,我聽到她們簡短的幾句對話:

「張雨生的聲音真的很高。」
「對啊,歌也很好聽,也有很多人說楊培安的聲音很像他啊。」
「對對對,聽很多人這樣講,兩個人要是在一起比不知道誰的聲音比較高。」

‧‧‧又來了。
 我無言。
真是有點煩耶,不知道大家到底在比什麼!又到底想聽到什麼。
為什麼一個人一定要去像另外一個人?
為什麼一個人一定要被另外一個人像?

雨生的聲音會被人家像嗎?不會啊!需要被人家像嗎?也不需要啊!
同樣的,楊老師的聲也不會被人家像,也不需要被人家像。

楊老師的聲音很好,但一定要被人家說是像雨生才能被重視嗎?
而雨生的聲音,在多年以後,一定要被說有某人像他,才能被再次提起嗎?
這對兩人都不尊重!

他因為喜歡唱歌而唱歌,因為喜歡雨生所以談論得多一些,也辦了這樣的活動,但這一切並不是為了要讓人家說他的聲音像雨生或是能和雨生相比吧?

而雨生‧‧‧
難道大家再次提起他,再次懷念他,竟是因為大環境製造了一些有人聲音像他的輿論嗎?

這樣真的滿無聊的。
他們兩位認真的人不應該受到這樣的評論和對待。

( 如果有人說某人很像萬斎或是炒一些拿兩人相比較的話題,我也會覺得很無聊。)

開場前一個小時接到娟的電話,原來她有回高雄,於是就過來和我一起看表演了。

吻我吧,娜娜當初我一直沒有看過全部,都是小片段小片段地看,也沒有買DVD,所以這次抱了很大的期待。

飾演潘大龍的羅永昌先生實在讓我非常驚豔,一開場他唱的「有個辣妹郝麗娜」真的讓我很熱血,他的聲音很powerful,肢體動作也相當靈活,在舞台上非常有存在感,演潘大龍很合適。
其它角色們不是由專業演員扮演,而是由一群喜歡雨生的朋友們擔綱,撇開表現不談,他們每一個都讓人感動,尤其是飾演郝爸爸及串場扮舞的那兩位大哥,我真的很感動,誰說年紀大就不能狂熱呢!

(不過小蜜蜂好像有點問題,有幾次聲音有斷掉,讓人有些緊張呢。)

樂團表現也很好,鼓和bass都很棒!

楊老師的角色是當初雨生的角色,唱了『誰說婚禮都是神聖的』,下午在試音的時候聽著就很棒了,正式唱時更有爆發力。

連娟這個對音樂劇這類表演完全不熟悉的人,都在說著日後如果娜娜要公演,她很想去看,呵~
我期待果陀能再出版它的DVD。

接下來是所有團員們唱雨生的歌,我邊聽,就像是邊在細數著我的青春歲月。
劉副院長的聲音也讓我眼睛一亮,他年紀或許不小了吧?(我被萬斎影響了,所以看到副院長就覺得他是不是應該已經50歲了?XD)但聲音還是很清亮呢。
還有一位是不是叫張大哥的? 雖然感冒,但是聲音也不容小覷。

關於楊老師的演唱,有個讓我小感動的地方。
他和劉副院長合唱的曲目是『河』,其中個人獨唱的部份,當然是各自表現,不過當兩人合聲的時候,我一直覺得劉先生的聲音比較突出,比較大聲。

在非專業錄音及非長年搭檔的演唱情況下,我聽到的雙人合唱不常出現這樣的場面,當然若雙方是好朋友,很有默契的話當然不說,不過如果是一般的雙人合唱,兩人的聲音通常都各自發展,各自表現,把自己能唱到的最大音量唱出來,於是一段合唱裏可能分別聽到兩條同樣大聲的路線,又或是只聽到比較大聲的那一方。

不過這一首『河』,兩人合唱的部份,劉先生的聲音明顯大一些,我覺得這是一個讓人想對楊老師豎起大姆指的地方,他如果用盡全力大聲唱,那麼劉先生的聲音應該會被蓋過去吧。(啊~是我個人感覺啦,但當然的劉先生的聲音也非常好。是第四屆熱音賽的冠軍呢。)

楊老師上場時說:如果你們今天是要來聽楊培安唱歌的話,那麼現在請你回去,今天所有演唱的人都只是一個演出名單而已。

呵~或許這樣的話讓有些人尷尬或是不滿,不過我是非常心有戚戚焉。
對於自己認真看待的事物,難免會嚴格一點,容不下一些別有用意的念頭。
他在護衛著雨生的音樂和創作。


最後放了當年在政大舉辦的雨生告別演唱會,這一場我當時有在電視上看過轉播的,不過昨天還是忍不住留下來看到最後。

那場演唱會放了很多雨生的歌,放到『以為你都知道』時我很開心,因為當年是聽了這首歌才算讓我100%確定自己是喜歡雨生的歌的,所以這首歌在我心裏有很重要的地位,而放到『他們』時是讓我異常感動。

『他們』是收錄在想念我這張專輯裏的歌,是他在大一時寫的歌,也是那張專輯裏我最喜歡的一首,我還清楚記得那首歌是在B面第3首。(當時還是錄音帶)。

這首歌在雨生的歌裏或許比較冷門吧,不論是長長一串的歌詞或是不太符合潮流的旋律,但是我卻非常非常喜歡。
後來在當兵時期他還寫過一首『心底的中國』,同樣是在寫老兵問題,但我的喜歡程度沒有像『他們』那麼多。

影片中有放『跟著我』的MTV,不過可惜我沒聽到歌聲,也有聽到了蘇芮唱的Without You,聽說她曾多次和雨生在校園演唱會時唱這首歌。
這首歌是Air Supply所有唱過的歌裏我最喜歡的一首,可惜我沒有聽過雨生和他們合唱過,之前他們來台,忘記在哪個節目了,雨生有唱『All out of love』,相當精彩,似乎也有合唱吧。

放到動物的悲歌,娟說:這首是動物的悲歌吧?咦,為什麼張雨生的歌我都知道啊?
呵,娟並不是雨生的隱藏歌迷,只是走過我們那個年代的人,多少都會對雨生的歌熟悉。

後來在放政大演唱會的VCR時,現場陸續有人離席,當然有部份人是去旁邊拿海報,但是也有些人離開,於是現場有亂了一陣子,大家開始點東西吃,開始抽煙,開始聊天‧‧‧

唔,這一段我是比較有意見,那演唱會的VCR也很重要啊!可是當時給我的感覺有點像是廟門口在放的野台戲,就沒人管地在那邊放,想看的就來看這樣。
我想,如果在放片子的同時,也有人在一旁解說,又或是VCR是用片段的方式選擇來播,中間再穿插說明或是演唱,這樣或許效果會更好。

在娜娜的演員們發表感言的同時,我心裏也在想,來看了這音樂會,我自己有什麼感言?

雨生在民國77年剛出道沒多久我就成了他的歌迷,直到現在,快要20年了,但我從未去看過他的演唱會或是任何的演出活動,我就只聽他的歌,在電視或報章雜誌上找尋他的蹤影。
我承認或許是我的衝力不夠強烈。(不過他有辦過個人演唱會嗎?@@我怎麼沒印象?!)
但他給我的影響還是很大,他之於我的意義還是很特別。

而在他已經走了的第十年,我終於來參加了一次和他有關聯的活動。
我沒看到活生生的他,不過我看到了很多喜歡他的人將他的創作,他的音樂和他的理念延續了下來,然後再次呈現,這個意義同樣重大。

娟說:不簡單耶,他都走了十年,但還是有那麼多喜歡他的人來辦和來參加這樣的表演。

是啊,雨生是個不簡單的人,才能讓人一直這樣懷念著。

我期待明年1月的新專輯,期待果陀能重出娜娜DVD,期待明年的音樂會,期待看到更多這群熱愛雨生的朋友們所帶來的感動表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