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六班的風箏

關於部落格
我是風箏,高高的飛,
我是風箏,天南地北
  • 591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被狐狸釣走的七百多個日子

好像就在沒多久前,我還和人家說我是斎飯圈的新人,一恍眼就兩年了。 每到農曆年,我感覺就特別不一樣,2006年的農曆年,我穿著厚衣,窩在電腦前看了陰陽師,接著栽進那隻狐狸手裏,過了兩年花痴的生活。 (我這叫不叫年老入花叢?!) 那時候沒寫blog,不過還是有寫日記的習慣,今天把舊心情又翻出來看,不覺莞爾一笑: 2006-2-15 看完兩集電影-陰陽師,迷上了裏頭演安倍晴明的野村萬斎。 他是狂言師,我拼命找資料,也買了很多相關產品,然後‧‧‧我就陷進去了。 他真的完美,完美到不行。外表完美,連內在都是。 唉‧‧‧ 2006-2-27 看了陰陽師後喜歡飾演安倍晴明的野村萬斎,進而去收集了很多他的產品,看完後發現,我喜歡的不只是電影裏的那個晴明,而是野村萬斎這個人@@ 他的本業"狂言"我本來聽都沒聽過,為了看他而買了很多他的狂言作品,現在算是入門一點了,也有看他的舞台劇還有定期舉辦的一些活動,我發現這個男人對女人,尤其是對我這種女人有著很大的吸引力。 認真上進、有理想抱負、知道自己想做什麼、滿腔熱忱、聲音又無敵好聽,我完全沉迷在他的西裝褲管底下了~@@~ 唉,我中了一個名為"萬齋"的咒了~ 笑,兩篇日記的結尾都有一個〝唉〞字呢 ^^ 那時已經預知到萬斎會把我變成一個傻fan了嗎XD 兩年走來,心情很難說明。 有高興的時候,有難過的時候,有哈哈大笑的時候,也有心神不寧的時候。 我用了七百多個日子去這麼喜歡一個男人,而且不可思議地到現在還在熊熊燃燒。 看陰陽師之前,我正在迷著韓國電影「我老婆是老大」,但是妖狐一出馬,老大就敗下陣來,我DVD機裏的片子就從韓文換成了日文,我大腦裏的影子從高麗姐換成了日本大叔‧‧‧ 不過仔細講,晴明只是個跳板。 我看陰陽師時的確對萬斎有特別注意,因為聽過很多人說他是作者堅持挑選出來的主角‧‧‧等等等的話。 邊看邊覺得:嗯,是長得不錯,很適合演晴明。手滿好看的,不過指節怎麼有彎曲啊?扣分扣分!聲音也挺好聽的嘛!咦,他好像有兩顆兔牙啊! (現在卻覺得他手上那幾段彎曲的指節對我簡直有致命的吸引力!)
至於後來迷死我的那兩段舞,第一集結尾時看到有人在跳舞,我就關掉了,不是不想看舞蹈,而是‧‧‧戲已經演完了啊!後面開始上字幕沒啥好看的吧? 第二集的片尾,我的第一個感覺:唔,為什麼找個女人來跳舞啊? 再仔細一看,咦,是晴明啊。專心看完了那舞,才又把第一集拿出來再看一次片尾。
如果第一次看完兩集,有哪個地方是最讓我扯動心緒的,大概就是晴明在天岩戶受傷的場面吧。我的確當時有些心疼受傷的晴明(這大概是我變成傻fan的預兆),因為他總是雲淡風輕地笑,能力又高強,所以受了傷特別讓人替他不捨吧。
好奇心真的會殺死一隻貓,而這一次,好奇心來殺我了! 為了承接我對陰陽師主角的好奇心,我上網找了找野村萬斎的資料(其實這也是預兆),花了幾天的時間大致認識了這個人,然後開始走上不歸路。 我總覺得我喜歡萬斎是個緣份。 之前也曾經因為看了韓劇而很喜歡一個在台灣很冷門大概沒幾個人認識的男演員,然後去找了他大部份的作品和上過的節目來看,直到現在,我還是有在持續看他的作品(我視韓劇為毒蛇猛獸的範圍並不包括他的作品),不過,也就這樣了,他有作品了我就看,沒有作品時就被我晾在一邊,我喜歡看他演戲,就只如此,我不會去買他的雜誌,不會想去追他的新消息,不會想去韓國看他,也沒有為了他而喜歡韓劇。 不過在看了一個又一個萬斎的檔案後,我卻陷進去了,想要了解他的本業,想要知道他的近況,想要看他所有的表演,想去日本看他在舞台上發光。 剛看完晴明後,我看到的第一個視訊是裕基替他上台領獎,然後他錄了一小段VCR的樣子,當時感覺:啊,穿時裝的晴明啊!還戴了絲巾,不過時裝也很好看嘛。 接著立刻看了遊戲學日語的伊呂波,當下愣了一下,呃,我承認有一點點不習慣。 那段時間很瘋狂也有些好笑,我整晚在電腦前坐到大半夜,發狂找尋著有關於他的一切,把奇摩兩個家族裏的留言全部從第一篇看到最後一篇,把BBS上的快兩千篇的留言也從頭到尾看一遍,看到他有出版的作品就趕快抄下來,碰到和他有關的網站就立刻加進最愛,有檔案就下載,下不成功就埋頭找解決方法‧‧‧ 現在想想有些好笑,當時根本還沒很確定是不是真的迷上了這個人,但卻不由自主想要多挖一點他的資料出來。 日子就這樣過去了,也陸續看了錯狂,解體6和狂言三代。 看狂言三代的時候我的傻fan跡象有出來一點,看得有些難過,覺得他從小到大吃了很多苦,也有些難過他已經40歲了,狂言三代裏播出的亞久里之類的影像中,他明明還那樣年輕啊。 同時,也因為看了些文而對他的認真和對狂言的熱忱感動。 只是當時還沒料想到自己會陷得這麼深,天真地以為不過就是喜歡個偶像嘛!不怕!我有經驗啊,啊哈哈‧‧‧ 到這階段,該找的差不多都找了,該看的資料也差不多看了,該抓的東西也差不多都抓了,準備功夫終於功德圓滿了,而我也終於功德圓滿地愛上狐狸了@@ 讓我泥足深陷的契機應該是三番叟。
收到狂言劇場後看了三番叟,我在床上失眠到大半夜,無法把萬斎的身影和那囃子聲從腦子裏抹去,那種震撼的感覺很複雜,總是笑著的一張臉突然換上了肅穆的表情,我竟感動得不知如何是好。 而三番叟立刻變成我最愛的萬斎的一個曲目,直到現在都高居榜首。 但我對晴明真的有種特別的感情,他的確是我對萬斎最初的愛,看片時是自己沒發覺吧?其實他的影子早已深植心中,只是我動作太快,沒有給自己想念晴明的時間就已經開始動手去找萬斎的資料然後愛上萬斎了。 三番叟是我最愛的曲目,而晴明是我最愛的角色,這順位大概不會變了。 兩年來也經歷很多事,寫文、認識了其它斎飯、聚會、談心、一起去日本看演出,有很多的第一次,印象直到現在還很鮮明。 同時也學到很多東西,萬斎果然是最強的延伸觸媒,大到買票,小到截圖,一切都是為了愛而去學習著。 延伸而來的心情當然也不少,酸甜苦辣,我都欣然接受,也一一收藏。 萬斎是甜蜜的負荷。 兩年說長不長,但是說短也不算短,但我被萬斎制約了兩年,竟絲毫不以為苦,呵。 回想起當年看DVD時的生澀感覺,再比較現在,不覺會心一笑,小寶貝,我竟然看著你這麼久了啊~ 突然想起一句歌詞:註定了生活就是為你繞圈圈,就讓我這樣吧。 呵,挺貼切的啊! 我當然不會繞圈圈繞到讓自己摔跤,我自己的生活還是要過,但我卻很慶幸在此時的生活中有這樣一個人能讓我把我最美好的想念用在他身上,他笑了跟著他笑,他累了替他心疼,他被人說了替他難過,他被誇獎了我大概比他自己還高興,他演釣狐而我是傻傻地去被狐釣,他沒拿到藝術季大賞我在這莫名奇妙地扼腕了一番。 我讓自己傻里傻氣地住進了萬斎坑,然後一待兩年還不想爬出來。 我不是最資深的飯,也不是最合格的飯,但我想我是個真心又認真的飯。而今後也會一直當這樣的飯。 我又想到另一首我非常喜歡的歌裏的一句歌詞:永遠有多遠,想了一整夜,我才不管以後的路颳風又下雪。 這歌詞也很貼切呢,同時這首歌的歌名也很貼切:『死心眼』。 是啊,我喜歡萬斎不知道算不算是一種死心眼?想他千百樣都是好,看他萬萬遍還是美,偏執地好像其它人都只能當他身旁的綠葉一樣,呵。 我也不知道永遠有多遠,是不是我所能夠到達的遠,但是在當斎飯的路上,我也不怕我的心情有時會颳風又下雪,這一條路有多長,我盡力走就是了,終點,不是我此刻該考慮的事情。 即使五年後,或十年後,到時候萬斎所在的地方,應該就是我這條路會通往的方向。 再說,萬斎50歲時我們要組成萬斎團去日本這事還得要落實才行啊!^^ 兩年前的此時此刻,我把視線定格在那千年妖狐身上,直到現在還沒移回來,但只要這隻狐狸還存在著,我就放任視線繼續在他身上打轉了。 期待明年的此時,我還會再寫一篇三週年感想。 新 年 快 樂
這張照片是我最愛的一張,萬斎一張花開了的笑臉,怎麼都看不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