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六年六班的風箏
關於部落格
我是風箏,高高的飛,
我是風箏,天南地北
  • 5972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2008紐約愛樂古典音樂會

後來在網上看到資料,似乎在半年前就開始賣票了,我竟一直沒發現,不過,在訂票時,卻發現還剩大約兩成的座位‧‧‧明明還有不到一星期就要開演了不是嗎?
當然,票價實在很貴或許是很大的原因吧。
但大師價碼高也沒辦法,前年馬大師也有來過台灣客席指揮我們的國家交響樂團演出兩場。
有消息表示,當年台灣花了台幣10,000,000.-(大約美金30萬)的演出費請他,今年不知又變成多少。

紐約愛樂成立於1842年,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樂團之一,也是演出最多場次的樂團之一。托斯卡尼尼、柴可夫斯基、德弗札克,馬勒及伯恩斯坦都曾指揮過紐約愛樂。
樂團裏有數位亞洲人,其中三位是台灣人呢,兩位小提琴手廬冠呈、黃美菁及大提琴手葉儒沛。(不過我不確定這一次的演出是不是三位都有到,坐太遠看不清楚。)

這次紐約愛樂由現任總監馬捷爾帶領。
羅林‧馬捷爾是天才型音樂家,據說九歲就站上指揮台了,並且還曾經得到指揮大師托斯卡尼尼的賞識,1930年3月6日出生的雙魚馬捷爾是相當有自信的人,似乎曾經說過:「對指揮家來說,謙虛就是對自己殘忍。」

2/13 我提早了大約一個小時到達文化中心至德堂,在附近吃了簡便卻美味無比到讓我驚豔的晚餐後就準備入場,以往一向在堂門口販賣的節目冊子這次竟然沒發現!左右觀望了下確定真的沒有後只好走進去了。

我坐二樓第九排,在視覺和聽覺效果上來講都稍微遠了一點,不過倒也還在允許範圍內。
開演前看樂手們調音也滿有意思。

時間一到,今年78歲的馬大師準時登場,照例和同樣頭髮斑白的首席握個手,然後站上指揮台帶出旋律。

第一首是貝多芬的『柯里奧蘭序曲』,這一首在貝多芬的序曲類裏算是廣為人知的,不過我不太熟,在去音樂會之前才聽的。

第二首是莫扎特的『第二號法國號協奏曲』,法國號獨奏是菲利普‧麥爾斯。
因為主秀是法國號,所以舞台上的編制頓時減了很多,法國號的聲音很飽滿,也是一項滿有意思的銅管樂器,演奏者是以左手按鍵,因為他們的右手要塞進喇叭口中來控制一些細小的音階或是製造一些效果。
菲利普是一位很高很威猛很熊壯並且有著大大肚子的大叔(所以中氣足?),吹出的音色都很圓潤飽滿。

第三首是布拉姆斯的『第四號交響曲』。
我聽完這首就當場覺得:馬大師最適合指揮布拉姆斯的曲子,呵。因為布拉姆斯的曲子有點複雜,但是卻又給我嚴謹的感覺,很符合馬大師的style。
我也覺得這次的三首主曲裏,這第三首是樂團發揮最好的一首,舞台上揮復了較大的編制,應該有七、八十人吧,又,不知是不是也已經熟悉了至德堂的場地或是氣氛等等,就覺得第三首比較有符合我的期望了。
我滿喜歡第二樂章-中庸的行板。裏面有多處的大提琴及小提琴的撥弦聲,我很喜歡那種聲音,聽著很有感覺,這次在現場注意看了樂手們在撥弦,再配上聲音,很棒。馬大師好像本身也是小提琴手,所以對於小提琴的處理及掌控方式很強吧。

第四號交響曲是布拉姆斯在渡假時所作,據說他當時是帶著朋友翻譯好給他看的希臘悲劇(不知道是哪一部)去的,所以這首曲子多少有被情緒影響到。
希臘悲劇嗎? 我於是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某人的希臘悲劇‧‧‧

剛聽完本來覺得這次三首主曲的順序好像有點怪,把第二號法國號協奏曲放在第二首,讓剛聽完第一首貝多芬的觀眾覺得情緒有落差,感覺這法國號協奏曲瞬間變成了小品,如果放在第一首,那麼這樣就能讓情緒一首高過一首地聽下去。
可是後來才感覺這樣的編排也不錯,第一首是比較深層及隱藏張力的曲子,第二首就來個圓潤輕巧的小品,到第三首再用豐富渾厚壓軸。

三首主曲演奏完後大家爆出熱烈掌聲,後方觀眾高喊著Bravo,連我前面一位帶著女兒的媽媽都熱情地大喊著,於是在高雄市長陳女士獻了花、首席及樂團、指揮都謝幕兩三次後,馬大師豪邁地把花束往指揮台上一放,然後很阿莎力地比了下手然後又站上指揮台了。

安可曲第一首是布拉姆斯的『第一號匈牙利舞曲』。

接著觀眾的掌聲及Bravo聲又響起,我也熱烈期待著,因為之前中場休息被推上舞台的大鼓到目前為止都沒用過呢,是最後一首安可曲要用到的吧?

想著想著,果然馬大師又很豪邁地上了指揮台,覺得後面兩首安可曲,馬大師才顯露出元氣大叔的感覺,呵。

安可曲第二首是布拉姆斯的『第五號匈牙利舞曲』。
這一首非常適合當安可曲,呵,給人熱鬧滾滾的感覺,而我覺得整個樂團在這一首曲子裏完全生龍活虎了起來。因為覺得馬大師很適合布拉姆斯的曲子,所以當下也在猜著他會不會用這一首當安可曲。

講到布拉姆斯順便小小聊一下他內斂又悲情的感情世界。
大家最常談論的就是他和舒曼的妻子-克拉拉 之間的曖昧吧。他認識了舒曼一家時才20歲,當時和他們全家都很友好,後來當舒曼因精神疾病進入療養院後,也是布拉姆斯一直在照顧著克拉拉和孩子們,直到舒曼去世後都是這樣。

克拉拉是一位美麗的鋼琴家。


她比布拉姆斯大了十四歲,又是舒曼的妻子,所以布拉姆斯只得把愛慕之心深藏在心底吧。對於這一段眾說紛云,不過我倒是願意相信布拉姆斯對克拉拉真的是有情意的。

在網路上看過一篇文,引用了「克拉拉之死」這本書裏的一段話:『布
拉姆斯寫信給姚阿幸,信中談到「我經常得強迫自己,儘量避免將我的手輕輕放在她的臂膀上,即使...我也不確定,對我而言這是如此自然的動作,不可能造成她的誤會。我想我沒辦法再去愛一個未婚的女子﹔至少她們已幾乎不存在我的腦海中。她們也許可以應許我一個天堂,但克拉拉已將天堂展示在我眼前』。

同本書裏還有一段:『「她正在彈琴,我們可以在外頭聆聽‧‧‧那首曲子結束後,她出來了,她看起來好悲傷,讓人忍不住馬上擁抱她‧‧‧她美麗的雙眼,帶著無法形容的憂傷看著我‧‧‧」』

不由得替布拉姆斯有點難過啊。他是愛著克拉拉的,但卻強迫著自己不能越線,他之後也有和一名女子愛嘉特戀愛,都論及婚嫁了,但最後還是退了婚,他的理由是或許音樂家都不適合婚姻吧,他沒有把握能給妻子美好的生活,於是他這一生都未娶妻。不過我想,他不結婚多少和克拉拉有些關係吧?他的心可能無法再容下其它女人了。在克拉拉去世的隔年,布拉姆斯也去世了。
或許克拉拉是布拉姆斯人生中第一個愛上的女人吧,而且愛了很久很久,克拉拉去世時,他從外地風塵僕僕花了幾十個小時轉了好幾班火車也堅持一定要在下葬前看看她。不能明白對她說出口,只能把情愫藏在心裏,這個女人在布拉姆斯心裏留了大半輩子。

希望下次能現場聽莫扎特和貝多芬的交響曲。
要是阿勞還在世,他若來台開演奏會彈奏蕭邦的曲子,票價即使比現在貴十倍我都一定會想辦法衝去聽的!!

宿命的延伸感覺:至德堂的舞台很大啊,演狂言絕對沒問題的,跳三番叟都可以,寶貝,考慮一下吧?!(招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