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六班的風箏

關於部落格
我是風箏,高高的飛,
我是風箏,天南地北
  • 591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08-9-16-寢音曲觀後感

 

其實這次去日本第一場看的是9/13在市川市法華經寺內的中山薪能,萬齋的曲目是口真似。
不過因為室外的場地很大,所以我們坐十幾排的距離就已經離舞台很遠了,加上是晚上,(恨的是我又忘記帶望遠鏡了),所以看得不清楚,聽得也不夠清楚,更重要的是,超級短!我甚至懷疑這一曲有沒有超過十分鐘啊?好像還沒看到精彩鏡頭就結束了‧‧‧於是,就不寫了。

這次從我們看的第二場開始寫,9/16在奈良縣橿原文化會館的演出。
公演名稱:十五夜狂言のタベIX
曲目:寢音曲。
主人:野村万作
太郎冠者:野村萬斎。

(我這篇文的題目竟然不是公演名而是曲目名XD因為我只寫了萬齋出演的寢音曲,其它演什麼我完全已經忘了,啊哈哈~)






 


我們坐得很前面


寢音曲的大意:有個非常會唱歌的太郎冠者被主人找去要求他唱來聽聽,但太郎冠者想說要是自己美妙的歌聲被主人聽上癮了然後以後三不五時被找去唱歌就慘了,於是就找理由想要閃躲,和主人說他要喝了酒、並且頭枕在妻子的大腿上才能唱得出歌來。
對太郎冠的歌聲執念很深的主人於是見招拆招地拿出了珍藏好酒賞給他,並且出借自己的大腿給他枕著,非要聽到他唱歌不可。
騙人不成、無計可施的太郎冠者只好喝了酒然後枕著主人的大腿唱起歌來。

主人或許不太相信太郎冠者講出來的理由吧,於是三不五時地就把太郎冠者枕在他腿上的頭給撐起來。而原本躺著唱的好好的太郎冠者,只要頭一被主人撐起來,他的嗓音就立刻變得像殺豬一樣。

但是夜路走多了總會碰到鬼,就在主人反反覆覆地撐起他的頭、放下他的頭一段時間後,太郎冠者也錯亂了,於是在頭被撐起來的時候反而唱得好好的,而躺在主人腿上的時候卻開始殺豬。

謊言被拆穿,太郎冠者被主人追趕下台。

不知道是不是氣候比較乾的原因,我那天的眼睛一直搞怪,又乾又澀,然後階段性地霧霧的,超難過,重點是影響到我看美人
不過,還是努力一邊揉眼睛一邊張大眼看了。

萬齋頭髮剪短了,於是看起來更年輕,眉毛這次修得很細,呵~而且好像瘦了一點,臉又更小了,看上去還是像三十多歲的白淨少年郎,氣色和精神都還不錯,不過眼睛那一區,還是能看得出有些疲態,他真的太忙了吧,忙到沒時間好好休息‧‧‧T__T。

在喝著主人賞給他的酒時,萬齋發出了狂言中在喝完酒時都會發出的那個響聲,唔‧‧‧我不知道那個聲音有沒有專有名詞?就是把舌尖頂在上顎然後彈出一聲很清脆的聲音,大家應該都聽過的,我自己在叫我家貓時也會發出這種聲音XD,狂言中喝完酒都會出現這個聲音來代表喝酒的人很滿足,記得萬齋好像在哪裏曾提過,說這個聲音不太容易發出來。(是嗎?我本來以為這是每個人天生就會的!)

講回來,萬齋發出這個聲音然後鼓著雙頰吐一口氣、一臉滿足的樣子實在可愛到不行,超想捏他的臉~~~而且,是燈光的關係嗎?這一幕的萬齋唇紅齒白的,是真的唇紅齒白,我昏了‧‧‧

這一場萬齋的聲音狀態非常不錯,橫躺在主人腿上唱曲時也絲毫不受到姿勢的影響,照樣唱得渾厚又中氣十足,我一直很緊張地在聽他的聲音,擔心側躺著會讓他發聲有困難,不過還好沒有(他大概習慣了XD),而且唱完後也沒有像很累似地喘氣(不過在換氣的時候是有喘息啦),是一曲很標準的七色之音^^。

不過在頭被主人撐起來,於是要開始唱出像殺豬一樣的歌聲時,我看得超心痛的T______T。
我承認前一兩次我有笑,可是越看就越笑不出來,到最後已經又緊張又心疼到不敢聽了‧‧‧

因為要表現出極其砂啞的聲音,所以要把喉嚨束緊,然後用緊縮著的喉嚨用力發出聲音‧‧‧
很辛苦吧,萬齋大部份唱曲都要用腹部發聲的,但是要嘶啞的聲音,就全靠喉嚨又壓抑但是又要扯著開嗓門大聲地唱,這種唱法會傷喉嚨的。
萬齋的表情有點辛苦,臉都紅了,而且唱得很用力的樣子。

或許,不是每個人在演這個曲目的這個橋段時都是這樣大聲扯著嗓子叫喊,可是萬齋就是個拼力的人,所以他用這種比較激烈的表現方式,再者,或許有些人原本的嗓子就比較薄或是比較窄,那麼用這樣的唱法可能還不會很吃力,可是萬齋的嗓音原本就厚實,硬要這樣裝出嘶啞的破音,喉嚨一定很不舒服吧。聽到他束著嗓子發出尖銳的聲音,真替他心疼。(不過,他應該也是習慣了吧‧‧‧)

有一點,在那當下讓我火冒三丈的‧‧‧
就在萬齋反反覆覆地躺在主人腿上然後又被撐起頭來,然後聲音也就反反覆覆地正常然後砂啞的時候,大家已經在笑了,這是沒什麼,隨著劇情發出笑聲是人的正常反應,不過,就在萬齋最後一次用嘶啞的聲音大聲唱出來時,底下觀眾不知是太興奮還是怎樣,竟然大聲拍起手來。
於是萬齋砂啞的嗓音被淹沒在拍手聲中‧‧‧
然後他(我覺得這是他的反射動作)就只好更大聲更用力地扯著嗓子唱出砂啞的聲音。

我生氣的不是萬齋的聲音被拍手聲蓋過去,我生氣的是那些突然響起的拍手聲讓萬齋必需更用力地發出那些傷喉嚨的聲音。

我並不會非常反對觀眾在看戲中間拍手,有時候,那個情緒到了、氣氛到了,的確會讓人有些想鼓掌的衝動。
可是,能不能不要在人家講話講到一半或是唱曲唱到一半的時候拍手?等一個空檔時再拍手不是更好、更能貼心地傳達自己的善意?
而且打斷人家的話或是歌聲拍手,自己也會損失掉那句台詞或那句歌聲啊。

我承認我有私心,如果是其它人的歌聲被打斷,我可能反應不大(汗),又或是如果只是在萬齋講話的時候打斷,那我可能反應小一點,可是今天他們打斷了萬齋的聲音因而讓他必須更用力地更費勁地唱,我就很不高興。

最後萬齋有邊唱曲邊跳了小舞。
還是超級迷人的舞姿啊(心),踏地聲音還是震天響XD我真是愛死了他的小舞。

另外,我發現萬齋的手曬黑了XDD
他本來一雙手白晰透亮(?)的,不過這次看好像有比較黑,哈,是不是那陣子真的到沖繩去玩了?

還有很多時候,他眼睛有點瞇著,然後依照慣例地,一直眨個不停^^ (會乾澀嗎?)

這一場萬齋的狀態挺不錯,雖然在後面有一兩次在大笑時,聲音聽得出來有點累(不知是不是受到殺豬聲的影響),不過整體上來看還不錯。

最後,這個曲目最大的一個重點就是:為什麼我覺得萬齋的殺豬聲也是很迷人啊啊啊!!(←fans的極度不理智)

以上。
報告完畢。
下一場會寫9/18的宗論。

P.S:我突然發現,我整篇觀後感裏都沒有出現万作爸耶XDD
他明明就是和萬齋同時演出的,人怎麼這麼偏心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