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六年六班的風箏
關於部落格
我是風箏,高高的飛,
我是風箏,天南地北
  • 5972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香港國際演藝協會第二十屆會議-野村萬斎與會相關事件感想

這件事有多久了?從知道的那一天起,有一個月了嗎?然後我在6/8~6/9還不到24小時的時間,心裏的轉折像是洗了三溫暖

從一開始我就沒想過要去的,因為我有工作,再來,我也無法提供些什麼,像是情報,聯絡,或有認識的相關人員之類的,所以,別耽誤大家準備正事吧,覺得自己一直處在暴風圈外面,看大家熱呼地討論,然後心裏想著:啊~不錯啊!希望辛苦的斎迷們能夠替大家帶回點什麼

然後,6/8晚上得到了消息,香港的may和tree訪問到萬斎了,發了封信給li,她剛好在線上,我們用e-mail聊起來.

li,香港的斎迷訪問到萬斎了!

哦,很好啊

很高興耶,我會不會失眠啊!

又不是妳去訪問的,妳失眠什麼啊?

呃...還是很高興啊!

是那位訪問的野村迷親口告訴妳這消息的嗎?那她有沒有說野村萬斎講了些什麼?她問了什麼問題?野村他本人看起來如何?(這一點我也有點想知道)

...不是,是台灣的斎迷告訴我的消息,其它的我還不知道耶,報導還沒出來啊~

那這件事妳做了什麼?有像妳說過的很久前替鄭中基做發片特集時那樣的參與嗎?還是至少像之前國稅局要網拍課稅時妳們去鬧出一個公聽會那樣的參與程度?

沒有耶~(啊~我有做啊~就是替大家加油啊)

什麼都沒參與,什麼都不知道,竟然還那麼熱啊?妳呆呆啊,我乾脆去妳會客室留言告訴妳讀者,都不要叫妳蛋捲冰,全都改口叫妳蛋蛋好了~蛋蛋呆呆的~

li妳很偏激耶~ 一"一

不是我偏激,是妳看不清楚~

對話結束,我準備上床睡覺了,然後,我沒有失眠,一覺到天亮~

第二天早上到了公司,我果然平靜了,但還是忍不住上線看看情況,於是,看到了照片,很多張...

然後看到照片,我又從冰水池踏進了熱水池

  
看到這張照片的第一眼,我竟然在電腦前哭了~~
還好當時四下無人!
因為我看到了他的白頭髮,那當然不是陽光或拍攝的關係,那是白髮,那就是白髮!
是藝術給他的痕跡~

於是看完了其它照片,我還是得回過神來上班

不過還是發生了點小錯,老闆突然問:那家x展的負責人叫什麼?

Nomura

Nomura?...換人了?我沒聽過這名字!妳去查查資料~

(還查什麼?不就是我失神弄錯了嗎?)

啊,我記錯了,是Yoshida...

下午回到家,沒過多久又出去了,直到快六點才回來,吃了飯又上網看,陸續地又看到一些相關資料,有我想看的,也有我不願意看到卻無意出現在我眼前的...我又像從熱水池走回到冰水池~

然後我和靈兒說,這件事我沒有特別高興了!

所以我也不會寫網誌或日記,不會做記錄,不會留相關報導,我只要留下萬斎那張有白髮的照片~

這一夜,我是真的失眠了,三點多才上床,翻翻覆覆到六點多就醒了...

回過神來又上了網,刻意地避開了那一點不想看的篇幅,我看了視頻,看了另個網友貼上的照片,也去看了香港ISPA的網站,然後,我以為對香港這件事再不會有波動的心竟然起了這麼大的餘震!

網站上列出了這幾天所有與會的人士,我看著萬斎的名字和那一長串藝術總監,創辦人的名字排在一起,在瞬間幾乎要淚濕眼眶!

他是誰?就是萬斎嘛!

但又不是,這次來香港的是誰?不是電影演員,不是電視演員,不是舞台劇演員,不是講師,不是裁判,不是廣告代言人,甚至,不是狂言師!

他是日本世田谷公共劇場藝術總監-野村萬斎

  
鶴立~

那個總監名號重要嗎?才不!名號背後的意義才重要~

我貧乏的詞彙總是無法適切表達出心中那一種莊嚴的,敬重的,澎湃的,還有心疼的情緒~

這個男人...真的很偉大!

我是喜歡他的聲音,他的容貌,他的舉手投足,但是他難道只有這些嗎?

當然不是,他還有藝術,文化,古典,現代,守舊,前衛,傳承,創新,回首,開拓,思前,遠視,掌握現在和宏觀未來...讓我不禁想著:他那個纖瘦的身子裏怎麼容得下這許多?

但是他可以的,這所有的東西都在他身體裏,融合,反應,運行週身無數圈之後,激撞成我現在眼睛看到的,耳朵聽到的,心裏感受到的野村萬斎,我目眩神迷,心裏卻雪亮地知道,那是野村萬斎一個人的火花!不是靠父親傳授的技藝,不是靠導演傳授的技藝,不是靠這個,不是靠那個,那只是他一個人的,是萬斎一個人的!

而我竟喜歡著這樣的男人呢...

我這不大有力的心臟,不知哪天會不會因為他又帶來另一個驚喜而負荷不了!

他再美,再狐,再粉嫩,再可愛,我能都全盤接收,可是就在這藝術和傳承上,有些超過我能負荷的上限了,每每接觸到這一領域,我心中所有的激動和澎湃以及我那沒出息的憐惜和心疼就無限上綱,直到衝破界線外,把自己震得搖搖晃晃的,還在喃喃自語問著:誰懂?誰懂?

我這庸俗淺薄的見解到底能不能懂你?

難怪我一直下不了筆寫真人文,原來是潛意識裏根本不敢寫!怕再多華美的詞藻也不及表現你的萬分之一!

就像這一篇,我明明心裏滿溢著,鼓動著,卻還是沒能條理分明地全部表達出來,只能零零亂亂地寫出了交雜著心情的混亂文字.

已經過了這麼容易被感動的年紀了吧~但還是放縱了,然後再叨絮著說都是萬斎害的~

是我多事種芭蕉,早也瀟瀟,晚也瀟瀟,然後..種了芭蕉,又怨芭蕉~~~

可是萬斎,我又怎麼怨得了你~~

  
臨風
 
 
 

他是個平凡的男人,卻有不平凡的生命

這一次到香港,他不是粉嫩萬斎,可口萬斎,妖狐萬斎

他是世田谷公共劇場的藝術總監野村萬斎

他是日本國未來的人間國寶野村萬斎

他是幾十年來自轉公轉發光發熱的野村萬斎

也是我喜歡著的野村萬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