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六班的風箏

關於部落格
我是風箏,高高的飛,
我是風箏,天南地北
  • 5918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銕仙會青山能-【隱貍】觀後感

其實行前我算好了時間,夠讓我到飯店後休息一下,再悠哉悠哉地晃去坐車,加上迷路的時間進去,應該能在開演前近20分鐘就找到會場。

沒想到到了池袋,在車站內看到了HMV,就忍不住先奔去詢問一下某本免費雜誌,小姐又查又問了五六分鐘,回來告訴我說沒有!

接著又失心瘋地帶著爸媽繞進了東武百貨,想要找那家很有名的木村家酒種麵包,在買了麵包、爸媽又買了柿子、橘子、握壽司,再加上我小迷路的時間,到了飯店已經將近6:10了囧,除非我用飛的,否則看表演肯定來不及啦!

飯店走路到車站要十分鐘左右,去銕仙會要坐到涉谷轉車到表參道,走路加上迷路的時間‧‧‧我不太敢想像到了會場是幾點了。
要放棄嗎?可是‧‧‧是小寶貝的演出啊,說什麼也不能就這樣算了!
於是我一到飯店把爸媽安全塞進房間後就衝出門了。

衝到車站後跳上一班車,正想稍微喘口氣,聽到車長傳來的廣播聲,本班列車的終點站是新宿 =口=。
是不是真的啊Orz。
是真的!
於是我在新宿跳下車,再衝去跳上另一班車到了涉谷,再轉車去表參道。

車站內到A4出口的通路像是怎麼走也走不完似的,加上我從飯店開始就一路跑步,等到最後跑完了一層長長的樓梯終於爬上了A4出口,瞬間有一股不支倒地的缺氧感覺,兩條腿也接近攤軟了,從下飛機後就沒喝一口水,此刻口乾舌躁,街上溫度很低,我卻跑得滿頭汗;劇烈心跳加猛喘氣,全部感覺衝撞在一起,有種快昏倒的感覺~~(這樣報紙上會不會出現:某粉絲為看偶像在車站出口處昏厥這樣的丟臉新聞啊?XDDD)。

跑到會場時已經6:45或超過了,我衝到櫃台拿票,斯文的大叔慢慢地核對著桌面上還剩下幾張未被取走的票,我實在等不及讓他慢慢對了,於是看到我名字後就主動伸手到他面前的桌上把票搶過來了,汗,真失禮。
付完錢後看到旁邊一位女士在整理地上一排脫下來的靴子,於是我立刻脫了鞋然後塞到她面前便轉身跑向會場。
然後後面傳來那位女士有點不好意思的聲音:客人,那個‧‧‧鞋子請(自己)拿去那邊的格子放,這裏是(格子裏放不下的)長靴子‧‧‧

囧囧囧

可是我當時心裏全是齋了,當然也顧不得又囧又糗了,又立刻轉身把鞋子抱過來去放在指定的格子裏,然後一陣風似地衝上二樓的會場,後面傳來那位阿姨笑呵呵地(大概是對櫃台的斯文大叔)說:真有精神啊‧‧‧
去看這表演的都是有氣質又斯文,小小步走路的淑女們,難得碰到像我這樣像匹野馬似地橫衝直撞的吧‧‧‧唉,我也全是為了小寶貝啊‧‧‧T__T。

因為去太晚了,只剩下正面和脇面的中間連接地帶很後方的,靠近門口地方的位置了,還好他們是坐在地板上的,沒有對號,所以比較不會打擾他人。
進去後上一場還在演。(不過我忘了上一場是什麼了,好像叫忠度?)
坐定後順順氣,大約五分多鐘後,齋就上場了。

隱貍(銕仙會‧青山能)
2009-11-25
太郎冠者:野村萬斎
主人:高野和憲

隱貍大意是說有個非常會補貍的太郎冠者,可是卻不肯對一直追問他的主人承認這件事,某日主人使計叫他去市場,於是太郎冠者把自己補的貍帶去想要賣掉毀屍滅跡,但卻被故意也去了市場的主人撞見,於是只好把貍到處藏最後繫在腰後閃躲過主人的法眼。
之後主人請他喝酒,又誘他跳舞,就在太郎冠者酒酣耳熱愈跳愈high之際,一個得意忘形,就將腰上繫著的貍露出來了,接著被主人追打下台。

萬齋一上場,我眼睛一亮的是他的頭髮,他梳了個幾近中分的髮型,很久沒看到了啊~長度大約到耳下2~3公分吧(萬齋脖子長,所以耳下2~3公分其實也不會太長XD),也沒有打薄,所以還是有些自然捲,很像兩人三番叟裏的髮型,只是沒有那麼中分,髮線還是偏向右邊一點點,只是對照他一貫的髮型來講,已經很中了XD不過這樣中分加上這樣的長度,剛好給萬齋帶出了一些柔和的美麗,我的口水啊~~~

他還是那麼白、那麼瘦,而且這次我覺得,他連戲服領內露出的那一截白嫩的脖子(我不是變態啊~)都瘦很多‧‧‧
然後這次,他的手特別白,不知是不是燈光還是我看過去的角度的原因,覺得他的手白到幾乎透明了,因為我坐的方向大部份都看到他的右臉,覺得他右臉笑肌那一塊一直紅撲撲的耶(咬~)

當手上拿著貍卻被主人撞見時,太郎冠者慌亂的模樣很爆笑XD
他急著想在身上找個地方藏貍,想塞進兩手袖子也塞不下、想塞進和服的前襟內也塞不下,最後竟想要從脖子後面的領口塞進去XDD(我偏心,覺得只有萬齋演才有這種笑果!)

主人請他喝酒時,他還要誇張地確認一下腰後的貍還在不在,然後才放心地開口喝酒;唱曲和跳舞時,邊跳也要邊注意別讓貍露出來,只要碰到要大轉身的動作,就立刻指向遠方天空晃點一下主人,趁主人視線移開時趕緊轉身。
這種小奸詐小滑頭的古靈精怪太郎冠者,真的是萬齋的強項啊,只有他能演出那種調皮、可惡又可愛的感覺。

曲子有一首是很熟悉的うさぎ,我也是很久沒聽萬齋唱這曲了,一整個陶醉。
踏地聲還是一如往常地震天響,我想,這支曲目因為沒有很劇烈的動作,所以萬齋整場都很安定,沒有看到他很大的喘氣,唱曲聲也很穩。

演主人的是高野,其實,高野的聲音也很大和厚實(深田的聲音也很大很厚實),可是我在那當下突然想到了一種感覺:穿透力。

我有說過齋的聲音有穿透力嗎?
或許曾在哪篇文裏說過吧。
但在那當下我衝上腦子的就是這種感覺。

因為在一旁的高野明明聲音也就很大聲很厚實,有些時候甚至比萬齋的還要大聲,但為什麼聽起來就很表面?為什麼我就不會被吸引?

我承認,聲音這種東西有時候很主觀,每人都有每人喜歡的類型,但我對聲音還有一些些把握,會吸引我的聲音應該都不會太差的,並且,不只好,還要(我認為的)好聽。
我想,對我來說,萬齋的聲音就不只好,並且還很好聽。

我並不偏愛他太高或是太低的聲音,他的中音或是中高音就是最美的一個區域了。
臨時舉個例來說,就像是金岡或是棒縛裏的唱曲聲。
厚實、深層、寬廣、恰到好處的磁性和我所謂的穿透力。聽別人的聲音會覺得是從那個人的嘴裏或喉嚨裏發出來的,但聽萬齋的聲音就覺得他那聲音是從身體裏發出來的,如果聲音有威力,表像的聲音大概會把人震出一定距離之外或是肌肉酸痛,但萬齋的聲音就是會震到你骨頭在晃吧XD(好怪的比喻~)
真是,增一分則太深、減一分則太淺的魔性之聲啊!

但其實他也有唱不好聽的時候。
偶爾地會覺得他好像似乎是音準沒抓好,有時候覺得高音好像可以不用那麼尖,再來就是油過頭的聲音。不過目前印像中只有一次,就是某一次的遊戲學日語中的釣針,他的聲音好油,我可以接受聲音裏有抖音及轉音,但是如果太嚴重的話就顯得很花俏很油條,我不喜歡。
還好那是萬齋唱的,要是別人唱的,一定被我嫌到死XDD。

但魔性之音之所以魔性就是因為,他會讓你很歡樂地包容一些瑕不掩瑜的小地方,所以對於小寶貝這七色之音,我還有什麼好說的!繼續被迷惑下去就對了。

隱貍的下一個曲目我不知道是什麼,因為萬齋退場之後,我就閃人了XD
反正我坐在門口嘛,很方便的,啊哈哈。

出來在櫃台附近飄了一圈,沒看到有場刊在賣(預料中事啊),幾個DM箱裏也沒有任何一張是有萬齋的Orz。不過也算正常吧?銕仙會可能主要是能的公演吧,會有萬齋的蛛絲馬跡出現的機會太少了。上電車之前把手中那一疊沒有萬齋的公演資料丟掉,於是本次看萬齋就只殘留下一張門票+腦海裏的回憶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