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六年六班的風箏
關於部落格
我是風箏,高高的飛,
我是風箏,天南地北
  • 59577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金剛能樂堂-釣狐觀後感

23號那天沒有想像中的冷,我們從晴明神社旁的小巷子走路到能樂堂,再重覆一次,我真的很喜歡那樣的感覺,慢慢散步在小小的,風雅的街道上,在涼涼的空氣裏,想著目的地

 
我們一點多就到了,嗯,may說得對,我太緊張了,那麼早到完全沒用,我本來想去拿票,但是受付的那位小姐說要等一點半才開始,我和may在猜,那位小姐有可能是千惠子她們家族的人,臉型和感覺都有點像,我們也在大門旁邊的一間小房間裏看到了千惠子,她穿著一身黑色的長褲套裝,頭髮和狂言三代影片中的差不多,非常瘦,皮膚也滿黑的,我個人是覺得,照片或影片中的她比本人好看!不過,還是有著該有的氣質

後來開場和終場的廣播聲,我們也在猜那是千惠子的聲音,因為很像,而且她之前當空姐,所以很熟悉吧

我和may在猜,千惠子這次去不會光只為了講幾句話吧?可能是為了要去照顧萬斎的?

因為演釣狐太累,還是有老婆在身邊照顧比較好,也比較了解他需要哪些照顧吧,總不能叫万作桑拿毛巾幫斎擦汗嘛,呵~

受付的小姐很專業的樣子,我和她說有禮物要給萬,她就說請交給她來轉交,還問我有沒有留下名字,後來去拿票時,她也特別和我及may招手叫我們過去排隊,嗯,看起來真的很專業,很知性

 
雖然第六排,不過離舞台也是很近

 

拿了票也順便買了場刊,就進到能樂堂,我們坐在脇正面A席第六排,很靠近橋掛,坐定後拍了幾張照,同時也看到了有攝影機架在後方,所以,這一場會出DVD囉?


 
未開場前先照了五色幕,萬斎現在正在裏面呢

 

開演後的第一個曲目是素囃子,第二個是末広かり,千作桑演果報者,万作桑演太郎冠者,万之介桑是商人,三位老人家同台飆戲,很精采,千作桑仍是很有元氣,聲音比万作桑更大,只是身子不太靈活了吧,起身的時候都要後見在後面扶著他的腰,最後結尾時也沒有蹲下來,万作桑看起來還挺靈活,比万之介桑還要靈活.整場演出大家笑聲不斷

釣狐終於來了!我拿了張面紙在手上,因為我想我可能會因為太感動而哭吧?
 
石田演的獵師先出場了,坐定位後,我一直歪過頭去看著五色幕,不想漏掉任何一個有萬斎出現的小地方後來有聽到幕後響起了斎的低沉聲音然後跟著他就出場了

大概是因為我第一次看的關係?萬
斎一出現我就眼眶濕潤了有一點激動
然後被那樣的氣氛感動當時站在橋掛上的就是一隻千年老狐吧!

斎駝著的背緩慢的動作比平常還要低沉的嗓音營造出的就是滿滿的滄桑味,但是卻又同時帶出了震撼的感覺,兩者融合,就成了一股讓人落淚的激

行前我找了釣狐的台本,但是這次的演出和台本上有些出入,獵師講的話和老狐的橋段都有變,一開始就唱了段小曲,聲音異常低沉,異常滄老,但是不大聲,這也是故意的吧?要表現老狐的感覺

一出場戴的白藏主面具其實不大,但卻幾乎要把斎的臉給全遮住了,從面具旁邊露出的白色的臉頰只剩下一點點,而且可以看到下巴整個都尖了,雖然我已經知道他這次演釣狐瘦了很多,只是看現場還是很難過,前陣子好不容易養胖了一點,一下子就瘦回來了

接著看著水面審視自己變為人身的動作也非常漂亮,之前欣似乎和我說過,這叫做「水鏡」的型?斎背對著觀眾然後突然回過頭看地面,很俐落

接著到了獵師家,剛開始這一小段很有趣,獵師和老狐變成的白藏主說著補殺狐狸的事,說補了兩隻...三隻...啊!總共是四隻啊!一旁的老狐竟開始發抖了,斎發出了低沉的抖音,連身體都在抖,看起來真的被嚇到了的樣子呢,後來獵師拿出椅子請老狐坐,老狐站在椅子前面也不停地發抖呢,不知道是不是怕這麼一坐會坐到自己的尾巴,呵,後來緩慢坐下去了,然後當後見的万作桑這時就坐到萬斎後方扶住椅子,因為等一下萬斎有很長一段語り,而且身體也會左右換邊,怕椅子會晃動吧,這次万作桑當後見,也是不停地在瞄著萬斎呢

接下是一段很長很長的
語り在和獵師講著玉藻前的故事,雖然之前已知道了內容,但是現場卻只聽懂了幾
句,不過,萬的表現真的很精采,首先那麼長的一段台詞就很驚人了,另外還要配上不同的語調和動作,聲音有時渾厚有時尖銳,有時緩慢有時突然加快速度,快到我都要擔心他舌頭會不會打結!

但是沒有,不但沒有打結,而且咬字還十分清楚

有個小地方看得滿安慰的,
每當萬要坐著轉換方向時,万作桑就去扶著椅子,其實万作桑本來就是上台去做這樣的事啊,不過我看了是有點小感動,終於有一點當慈愛爸爸的樣子了吧!
後來老狐要獵師把補狐狸的東西拿出來給他看看,結果一看到獵師手上的老鼠就嚇得舉手遮著臉,其實,他心裏饞得要命吧!呵~

和獵師談完後老狐就離開了,結果竟然在回去的路上看到了那個補狐狸的餌和工
具,當然忍受不住誘惑,所以走近開始垂涎著,小心翼翼地用拐杖打一打,再把拐杖拿起來聞,真饞啊~

萬斎
NHK傳統藝能中提過說釣狐的技巧有一部份是和平常相反的動作,
我這次沒能好好研究出來,不過有看到一幕,白藏主身體微微轉向左,右手舉起到臉頰邊,臉也是看著左下方,但是腳步卻是輕輕地往反方向的右邊跳去,不知道這個是不是萬斎所謂的相反的動作?(就是以下那張照片的動作)

 
這是場刊內的照片,所以應該是他年輕時演的那一次吧~

另外在第一場,獵師在講話時,萬斎有個動作是彎著腰的,我一直覺得,他彎下的那個角度是九十度吧?如果那時在他的背上放一個裝滿的水杯,應該也不會溢出來,他的背就像一張平板桌子一樣,整個身體就呈現 

在那兒左跳右跳糾纏了一陣子,終於痛下決心離開了,邊唸著古塚
へ帰ろう
邊慢慢走向橋掛,但是走沒幾步,就停下來嗅著炸老鼠的香氣,萬斎發出了chichi─的氣音,是代表在聞吧,接著繼續走,仍是走沒幾步就停下來聞,到最後終於努力拖著腳步走到橋掛上,萬斎小聲的,哀怨地說著:古塚へ帰ろう...古塚へ帰ろう...就差一步就要進到幕後了,然後...chichi-...

那隻饞瘋了的狐狸又轉過頭開始聞著老鼠味,現場爆笑


其實在最後一次發出
chi的聲音時,萬斎的聲音已經不太穩了,用力講話時
甚至覺得有一點點抖,因為他太用力了吧,每一聲每一句都用盡全力

後來老狐從橋掛又走到舞台上的老鼠前,又打又聞了一陣子,接著哀怨地唸了
幾句,這時幾乎聽得見萬斎的鼻水聲,不知是太入戲還是太用力 

接著還轉過身把衣服撩起來露出了尾巴,可是沒有搖屁股...

後來快速地進到幕後,進去了還發出了一聲很大聲的狐叫...真的像是屋頂
都在震動的感覺...

就是在這時,我聽到了萬
斎在後台一邊喘一邊低啞著嗓子講了一句話可是太小聲
在聽不清楚三個字的然後就是他大聲的喘氣,好幾次,直到後來變身回老狐要出場時還在喘,我怎麼能不心疼啊? 

接著留在舞台上的獵師講了一段,然後老狐又要出場了,我轉過頭緊盯著五色
幕,印像中好像有聽到他叫了幾聲,然後是趴在地上從幕後鑽出來的,這時已戴上狐面了,但身上還罩著那一件僧衣,出來跳了幾下後又跳進了幕後,再出場時就沒有僧衣了,完完全全是一隻狐狸的樣子 

這裏的出場也很可愛,他先是跳去橋掛上,然後蹲著用兩手抓住欄杆並叫了幾
聲,這次的狐面具的嘴巴是可以活動的,所以他還咬了幾下牙齒,真的...好可愛啊!這和年紀無關,万作桑若穿著狐皮做這樣的動作也很可愛,我覺得關鍵是在他用手抓著圍欄吧?因為我家的貓也常這樣用兩隻前腳抓著東西,所以...情不自禁覺得這樣的動作好可愛~ 

後來跳到了舞台前抓著柱子也叫了幾聲,變身回狐的樣子好像很快樂很自在似
的,還躺在舞台中央四腳朝天像個小寶寶似的左右打滾了起來,果然如日飯所說:真是隻傻狐狸啊!我記得斎有翻了個前滾翻,應該也是在這一幕吧

另外在這一場,萬
斎有一幕站著說話,這時万作桑突然很快地走到斎身後
替他拉了拉袖子然後替他調整了腰部綁著狐狸尾巴的腰帶,(這一幕是有像好爸爸啦!)我仔細看了下,猜想是萬斎太瘦了,所以腰帶綁不牢,那條尾巴都跑到右邊去了,所以万作桑去調整一下位置 

穿狐狸裝的
斎真的很瘦很瘦,腰帶都綁到最緊了,緊到下面兩條褲管上方靠
近腰部那裏都重疊到不能再疊了...

這隻已經饞昏頭了的狐狸還在打著油炸老鼠的主意!爬到牠面前拼命聞著,還
用手先去碰一碰,完全沒注意到獵師在後方拉著那機關的繩子準備要抓他了,最後終於受不了要吃了,萬斎一個漂亮的動作將機關上的繩子套上自己的脖子,然後站起身和獵師開始拉鋸 

獵師用離拉扯著繩子,
斎被拉上前然後獵師又用力一推,斎被四腳朝天地推倒在地,他一躺下就開始大喘,好大聲好大聲,緊抓著脖子上的繩子被獵師在地上拖著滑行,雖然被抓了痛苦的樣子是做戲,但是還是讓我難過了,這樣起身又被推倒有兩次,每次都是一躺平就開始大聲喘氣,在他起身時,我看到他背上的那片狐皮濕了好大一片... 

最後他快速地把脖子上的圈套脫下來,然後一轉身就朝著橋掛翻了筋斗過去,
但不知是因為距離沒有算好還是因為末尾真的太累了,沒有力氣了,他翻過去的時候右小腿的下部撞上了橋掛的欄杆,好大一聲... 

翻筋斗這個橋段是大家都在熱烈討論的吧,因為有史以來的釣狐曲目中並沒有
這一段,斎在名古屋時翻了,讓大家都嚇了一跳,我當時心裏想著:我也好想看啊!拜託你在京都這一場也翻吧!

可是後來在巴士上和欣談到這問題,她說原來他是要從舞台轉橋掛那一個直角
外角凌空翻過去,就是說他站在舞台邊緣,面向著橋掛,然後跳起來用兩手撐住橋掛的圍欄,然後做一個前滾翻的動作翻過去(知道前滾翻嗎?就是他兩手撐著圍欄,然後兩隻腳抬起來在半空中翻過去)就是說翻不好可能會摔到台下,我原本一直以為他是從舞台內直接翻去橋掛的(畫了張簡圖,大家看看能不能懂吧~)


 

 

於是在巴士上我就開始祈禱:萬斎你別翻了吧,求求你別翻了吧!我已經不想看了! 

沒想到這個皮孩子還是翻了金剛能樂堂的那個舞台連橋掛的外角也很大的! 

他一翻過去然後跟著就進後台
,觀眾掌聲跟著響起,否則說不定我還能聽到
他又在後台喘氣或是發出了很痛的聲音吧~

may
湊過來和我說:他知道妳想看翻筋斗,所以就翻了,我只能點點頭,那時
的我除了一直擦眼淚,哪裏還有多餘的思考能力?

斎的聲音又征服我一次,聽著他發出高吭的叫聲,我腦子裏只閃過四個字:
直達天聽!

有幾次講話的時候是從小聲突然變到大聲,真的感覺整個人都在搖晃的感覺,
那把嗓音,得天獨厚!

從腹腔發出來的,經過喉嚨,再透過鼻腔傳出來,萬
斎的聲音有著會吸人的
魔力,真的是魔力,更勝於他的外表!

他在高聲講話時,我簡直要紅了眼,太震撼,比
DVD裏傳出的聲音還要好
上百倍,連開頭低啞唱著小曲時都令人感動,我如痴如醉,那時如果突然有地震,我怕我大概都不會想往外跑吧...

我沒看過其它人的釣狐,所以無從比較,但是和萬
斎其它曲目比起來,我覺
得他這次的釣狐可以算打了場勝仗吧! 

他從三歲踏上舞台開始,一路走來的磨練,為的就是這一曲,所以我連我最
愛的三番叟都還沒去看,就堅持要先來看釣狐,因為,這是斎三十七年來的一切啊! 

他在等自己
,也在等觀眾,等到四十歲這個雙方都夠成熟的時機了,他就披
上狐皮了

我只能說,真的令人感動!

在看戲時,我腦子裏幾乎想像不出萬
斎的小兔牙,他的粉嫩臉,他的可愛或
是傻笑,我只能讓心思完全集中在舞台上那隻披著狐皮的老狐身上

釣狐就是一個有這樣魔力的曲目


因為只看了一次,所以不像
DV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