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六年六班的風箏
關於部落格
我是風箏,高高的飛,
我是風箏,天南地北
  • 5961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岩手縣一關文化中心-親子狂言會觀後感

26號那天一早我們就去趕車,岩手,果然是個鳥不生蛋的地方?新幹線搭了三個多小時才到達我們的目的地「一關」。

一下車當然還是先去找一關文化中心了,或許因為那裏很小,沿著車站往前走幾分鐘就到了...

 
大門

本想先吃個午飯,但那裏竟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堆的理髮廳,一堆的居酒屋..
呃,一關人都不用吃飯的,只要喝酒和剪頭髮嗎? 

在文化中心隔壁的飯店吃了午餐, 我和may一直在猜萬齋是不是昨晚就到了,也是住這一間飯店? 
吃完飯休息一下就去到文化中心了。

表演場地有二樓,比能樂堂還要大上一兩倍的感覺。

 
在現場看,的確像臨時搭出來的舞台 

 

我們坐14排,稍微遠了點,這時望遠鏡就派上用場了~

 
人爆滿,14排距離不近,真要用望遠鏡了

 

開場前,我隨便抓了一個帶位的先生告訴他說有東西要給萬,我用英文和他說,他呆滯了一下,然後冒出一句:どうしよう...呃,有那麼困擾嗎?
接著叫我等一下,我以為他是在煩惱著能不能幫我們轉交,然後過了好久,他領了一位女士過來,女士開口和我們用英文交談,然後我們才瞬間明白,剛剛我對那位先生講的一串英文他可能完全沒聽懂...唉,你就說聽不懂,那我就會想起來要和你講日文了嘛~
東西順利交給那位女士,我們就準備專心看戲了。

第一場就是井杭,是個很簡單的故事,就是井杭每次去找何某都會被他敲頭,於是他就去向觀音菩薩請求看有沒有辦法能讓他不再被敲,於是得到了一個紅色帽子,只要把帽子戴上他就會瞬間隱身。 

接著他再去找何某,在何某剛要敲上他頭時他就把帽子戴上,於是隱身了,何某呆呆地看著空無一人的面前。

於是何某找來了占卜師,算了半天也沒用,隱身的井杭開始捉弄兩人,一下去拉何某的耳朵一下去彈占卜師的鼻子,讓那兩人以為是對方做的而起了爭執,最後井杭玩夠了,就現身了,被兩人追打下台。

万之介桑演何某,萬
演占卜師,裕基演井杭~

戴著帽子,也戴著大鬍子,就像下面那張照片的裝扮。(不過這一次他眼睛比較小,大概是被帽子干擾到~

 
這次占卜師造型很像這個


他一上場我就用望遠鏡盯著他的腿,因為怕他23號那一撞會撞傷了,結果走路或站坐都沒問題,我終於放心了。

他那頂帽子,有過大的傾向,把眉毛遮住了,都快蓋到眼睛了,所以感覺這一場萬
眼睛都睜不太開的感覺...(該不會瘦得連頭圍都變小了吧@@)

但雖然掛著大鬍子,但是美貌是遮不住的! 

因為鬍子是黑色的,然後在鬍子後面若隱若現的萬
的紅唇就更加明顯,當然有
可能是被鬍子一直扎到的關係吧!

不是鮮紅,而是嫩紅...是嫩紅!! 是看了就想親上去的嫩紅!

沒被鬍子遮住的地方自然是白晰的,被帽子干擾而小小的眼睛也好可愛~ 

何某把事情告訴他,然後他開始占卜,剛開始是用手,他就像算命師那樣掐指算的模樣可愛極了~

後來拿出了筮竹在地上開始排列,我盯著他那雙手,快要暈眩了,為什麼世界上有那麼美的手?

白晰,修長,粗細適中,彎曲的指節呈現出性感的弧度,凸出的指關節更是讓人著迷,看著他的手指一下下晃動,就覺得是在看一件世界上最美麗的物品...

拿扇子時的手也美(我最愛看他拿扇子的手),就連乖乖地放在大腿上時,都讓
人目眩神迷...

我和may說,他的手要是在我眼前,我可能不會先咬,而是抓來貼著自己的臉
用想的都陶醉...

另外他這次左邊的耳朵仍然被壓折了~@@~

之前看他扮女形,左耳老是被美人
的布壓到,這次戴鬍子也是,右耳就好好的,就是左耳被壓得折下了...怪。

接著當隱身的井杭去彈他的鼻子或拉他的耳朵時,萬
誇張地一邊擠眉弄眼一邊尖聲嚷嚷著喊痛,連鼻子都皺起來,好像真的是很痛很痛的樣子,可愛死了。

另外有一幕很可愛,萬
低下頭去,但是嘴上掛著大鬍子,所以感覺臉上的肉被
往上擠了的感覺,我看到他笑肌旁那兩陀(?)肉有往下墜...好可愛。
但地心引力是可怕的!讓我當下就決定回來後要好好保養我的臉了。

第二個曲目是
樋の酒...是万作桑和高野,嗯,是很有趣的曲目啦,只是我有稍微閉目養神了一下......(我沒睡,是閉目養神!)
因為剛剛一直用望遠鏡,用得有點頭昏的感覺... 

第三曲是仁王,也是很有趣的曲目,一個落魄的賭徒在晃蕩的時候碰到了個何某,何某出了個颼主意叫他裝成被仁王上身的樣子,還拿了工具和戲服給他,然後何某去找了其它很多的村民來參拜,那些村民一個個都把供品放在任王身上,然後許願。 

眼看行騙成功的賭徒高興極了,剛想休息一下,遠方走來一個跛腳男子,也是要來參拜的,仁王趕緊又裝回去那付傻樣子,男子也把供品供上,但是卻發現這仁王的姿勢和表情一直在變,於是男子故意去騷他的癢,事情就穿幫了...

万之介桑演仁王,石田大叔演何某,萬
演跛腳的男子。

出場的時候,簡直清秀死了!!!

還記得錯誤狂言裏黑草太郎冠者被主人打到跛腳的樣子嗎?這次的萬
跛得好像比那時更傳神了。

而且那張臉... 

為什麼跛個腳都會跛得那麼無辜和秀氣啊? 

而且那個小雙眼皮若隱若現地翻進翻出,秒殺啊!  

另外就是
斎的招牌動作:不停地眨眼!真的很頻繁地眨,好可愛

但下眼的黑眼圈還是存在的,而且不知道是不是瘦過頭了?一直看到他的右臉
頰下方有一小塊地方皺皺的,臉上該不會也有青筋吧?想說大概是突然瘦下來後的鬆弛,唉~

抿著唇,帶著淺淺的呆呆愣愣的笑意,一張小粉臉看起來真的像欣說的一
樣,像二十來歲的小伙子,皮膚好得幾乎像是沒有毛細孔一樣,看不出粉刺或油光什麼的(當然吧!隔那麼遠!),但是看上去就是一張乾淨滑嫩的小臉蛋。

當然顏色也不是蒼白,而是嫩白,是嫩白!是讓人看了就想親上去的嫩白!! 

如果他的臉在我眼前,我可能也不會先咬,而是把臉抓過來貼著自己的臉。
同樣用想的都陶醉...

我也看到他右臉頰上的痔,連痔都美! 

不過真的是很瘦,下巴都尖了,他的手說不定真的能把整張臉遮住了,唉~

頭髮比前陣子長了些,但也不像更早之前那麼長,應該就是比陰陽師1訪談時再長一點點,而且髮色好黑,我實在愛極了黑頭髮。 

而且我又更加一次確定了萬
的頭髮可能比較粗,因為讓燈光一照,我看到他後腦勺上的黑髮都亮了起來...

而且他在一跛一跛走向仁王的時候,天哪,他的腳根本就是貼著舞台邊緣的,好像再往外一公分就會踩空了,我看得一陣緊張。 

這小孩怎麼就愛玩危險讓人擔心的遊戲啊?

我盯著他的腳,好大啊!!很有意思,他的人很纖細,手和腳卻非常大。
而且他的足袋,不是一邊那種棉布的呢,是上面有著很細很細直紋的,看起來質料很好的布料~好想摸一下,當然是要連腳一起摸!

他把供品掛上仁王的脖子上後就先去摸摸仁王的頭,然後回到原處再摸摸自己的頭,說這樣感覺起來好像比較有精神了呢,接著去摟著仁王的腰開始搓(注意:是搓),然後回到原處開始搓自己的腰,那搖晃的樣子真像小學生,可愛死了,最後是去搓仁王的大腿,然後回來開始搓自己的大腿,我個人認為...搓大腿的動作不夠誇張啦!(而且看到這一段,我有一種強烈的念頭想要看萬
來演仁
王!!)
但是一邊搓一邊說:奇怪,仁王的樣子好像有變耶?
想了一下,他一跛一跛地走上前去,然後開始騷仁王的癢,萬齋這個騷癢的人比被騷的人還可愛啊!一邊做手勢一邊發出咕嘰咕嘰的聲音(是這個聲音沒錯吧?還是我昏了頭了?)
被拆穿的假仁王先倒了歉,然後趁萬齋一個不住意時把他推倒在地。

喂!你有必要連摔倒在地上都這麼美嗎? 

嬌柔的樣子,讓人很希望他不是摔在地上而是摔在自己懷裏..(莫道,對吧?^^;)

這兩個曲目,萬
的角色都很輕鬆,台詞也不多,動作也不多,可能是因為不要讓他消耗太多體力吧?

他一出場在仁王面前跪下參拜,然後起身時,有點費力的樣子,還用手撐住地板,我一小陣緊張之後才在想:這是做戲吧,他演跛腳的角色嘛。

其實這一場看到整張臉露出來的
,感覺反而有一點點陌生,不像我們在
DVD或照片上那樣有型,而是一種陌生的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拿著望遠鏡,距離太近了,所以感覺有差

看完出來,離我們要搭車的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而附近什麼都沒有,may說:
實在太閒了,那我們去後門逛逛吧?說不定萬斎會從那裏出來呢!

在後門我們看到了三四個女生,我其實看不出來她們是誰,該不會像在等偶像
一樣地在等萬斎吧? 
可是看她們一直守在那裏,又有點像。

我們在後門對面的一間超市門口的台階坐下來,每過一輛車經過後門,我們
就在猜那一輛是不是要來接斎的

後來來了兩輛計程車
,還看到了大概是主辦單位的主管吧,在門口忙和著,
再過一會兒,裏頭就有人魚貫而出了

第一個出來的,好像是石田大叔?忘記了,然後高野和深田也出來了,接著
万之介桑出來,也是瘦竹竿一枝耶!

再來万作桑出來了,他頭髮看起來比舞台上的短,頭也比舞台上看來的小呢,
他穿著米色的大衣,出來後和主辦單位微微彎了腰講了句話,然後快速上車,接著裕基出來了,小小的個子(真的有夠小!)提著自己的行李,跟在爺爺後面上了車,裕基後面的是破石普照,他算是和斎一起走出來的,只是他走在斎前面,手上還提著行李,或許是斎的行李吧! 

他也是
斎的學生,要幫老師提的

因為天色已暗,所以視線已經不清楚了,萬
斎整個人看起來超瘦,頭也好小,
他戴著墨鏡,還戴著口罩,怕感冒了吧!釣狐正在上演,感冒了可不得了!

我看得心花怒放的一個是:他穿著長大衣!
 

我只看過一次他穿大衣的照片,這次他穿著的大衣似乎是灰色的感覺起來像
是有點厚度的那種呢子的或是毛料的大衣,長度一直蓋到了他的膝蓋,沒想到他穿大衣這麼有型!

另外我覺得他底下那件應該是牛仔褲吧?
 

雖然天色昏暗看不清楚,可是我一直有一種藍色的印像,猜想他是穿著牛仔褲


他一出來就一臉酷樣,手上拎著公事包,也沒講話,就直接鑽進計程車裏了,我猜他大概是有和旁邊的主辦單位點個頭或是小聲地講了話吧!只是我們太遠了看不清楚


臉上那付大墨鏡和大大的口罩幾乎把他整張臉都遮住了,不過我們心中有滿滿
的愛啊!所以當然是一眼就認出來了!

計程車很快地開走了,那三四位在等待的女生是站在旁邊的,等車子開過她們
面前,她門有朝車子裏揮手

我和
may開始討論:他們大概是搭五點的車吧?啊!那我們現在要去車站看嗎? 
又,他們可能是搭のぞみ的?而且還要坐green car

坐在對面一看到萬
斎走出來,我第一個動作就是伸手把嘴巴摀起來,過了幾秒
才想到:我幹嘛摀嘴巴啊?

對!都是你們 >_< 
 
都是你們一直說我看到他了一定會咬他,所以我自己也被催眠了,潛意識裏真的覺得我會咬上去,所以在第一時間就把嘴摀起來... 
是你們害的 >_< (←自己想咬還硬要牽拖別人!)

另外忍不住想要誇獎一下破石普照同學,他不愧是
斎的學生啊!(万作桑和
斎都有教他),他這次演仁王裏的參拜村民的其中之一,非常非常亮眼!

我本來不認得他,但從他一站起身的那動作,我就立刻確定這個人一定是
的學生! 

看那一排村民的動作都不是很穩定
,有時快有時晃,但是普照同學非常有大將
之風,一步一步都很穩,每一個動作都做到定位上,而且聲音也很不錯,當然因為年紀小及資歷不足,所以當然還沒有看頭,但是我覺得他很有潛力,甚至表現比高野和深田還要優

想著想著又替
斎驕傲了起來,他教出來的學生果然不同凡響!從普照同學的
動作可以看出一絲絲斎的動作

這天看到
斎的表演還算有精神,動作還是那麼靈活,笑容還是那麼可愛,耍
寶的地方還是那麼誇張,而且腿也似乎沒事,我總算放心了,最後上計程車時我想他大概還是有點累吧,所以看起來表情有點酷,又或者是早就知道有人會在後門等,所以比較嚴肅一點?

Anyway
,我心情總算好一點了,和may聊天時也不停地笑,雖然第二天就要
走了,而且看完斎那種想念和失落的感覺還在,但是,看到斎沒事就是最讓我開心的事了

當天晚上回去終於睡了個好覺
,第二天睡到may叫了我好幾次,欣來敲門了
我才懶懶地起床

may說我那天早上是像這樣睡的...汗...
 有沒有那麼好睡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