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六年六班的風箏
關於部落格
我是風箏,高高的飛,
我是風箏,天南地北
  • 59723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世田谷劇場-三番叟觀後感

三番叟的表演時間比釣狐少了好幾倍吧?不過我寫觀後感的時間竟然比寫釣狐還要多了幾倍!
對三番叟的感覺真的一言難盡,所以當時開blog時就有自知之明地開了一個三番叟專區,因為我應該會陸續地衍生更多的感想出來吧~

四月七號為了保險起見,我在中午還不到12點就到達世田谷了,當然也是沒什麼食欲啦,只吃了一個好吃的奶油今川燒後就去B1的超市逛逛,走著走著突然正前方來了一個熟悉的面孔,仔細一看,哎呀那不就是万作爸嗎
他看起來挺瘦的,不高,左肩背著公事包,穿著薄的米色長風衣,手上拎著超市的籃子穿梭在走道上,那個樣子,看起來真的有慈祥耶,我和娟說了他的背景,她疑惑的說:真的嗎?可是他看起來就像台灣路上隨便都會看到的老頭子啊!
呃...他是未來的人間國寶耶...不過大概太慈祥?了,所以看起來比較普通吧,要是萬斎走在人群中,可能就會有鶴立雞群的感覺,不過万作爸畢竟還是万作爸啦,所以即使不認識的人看他,也像是個退休的大學教授或是學者作家之類的,而不會像是賣水果或是看大樓的老人.

12:50在售票口和pet碰頭,然後去取票,本來他們留給我的是二樓的脇正面,不過看來還有當日券,所以就去問窗口是否有更好的位子?於是幸運地換來兩張一樓脇正面第一排的票. 
(請看下圖)


第一排有四個位置,而且就這麼一排,我們後面沒有座椅了!
地勢比較低一點,所以要挺直背才能看到舞台表面上的腳,不過距離很近,離萬斎坐的地方應該不到一公尺吧?

這次是完整的翁,所以陣仗不同.
開演後,面箱,千歲,翁,三番叟,囃子方,地謠依序出場,就定位後千歲先舞,接著翁舞,然後翁和千歲退場,最後是三番叟舞.

因為太愛三番叟了,所以我從頭開始講吧!

(另外附註一下,雖然大家可能都知道了,不過怕有新來的朋友不明白,以下開始所有的照片都是從DVD裏截出來配合本文說明的截圖,並不是我在現場照的喔,因為昨天有個可愛的斎飯問我這次去看表演有沒有錄DV回來...)

出場時,除了翁頭上戴的是高的帽子(就像金岡裏萬斎戴的那頂),其它人戴的都是三角型的冠,三番叟也有戴,地謠和後面都有戴.

剛出場時萬斎的位置在中間那條通道的入口處不遠 
(請看下圖)



這個時候除了翁坐著,面箱在他面前替他拿面具之外,其它的人都是趴跪著,兩手著地,不知是不是尊敬的意思?
這時的萬斎頭低著,然後眼睛一直在瞄左前方的翁,呵~

然後三番叟移動了地方,到了以下的位置.


離我好近啊,我目不轉睛地猛看他.
這次看起來還是好年輕,完全就是三十歲的感覺,皮膚很好,而且從側面看的嘴唇也很性感耶.
他還是瘦的,不過有比釣狐那時的好一些,下巴還是尖,不過因為他的下巴本來就比較有肉,所以看上去還好.
還有他的左邊太陽穴那裏一直立著一兩根頭髮,可能是因為戴著冠所以弄亂了吧,呵,自然捲的辛苦之處啊.

接著千歲開始跳,這次的千歲是觀世淳夫,應該就是放送大學播過的片段裏的那個千歲,當時他年紀小,聲音很宏亮,現在不知是否正值變聲期,聲音聽起來就是重感冒喉嚨痛的聲音呢,而且他自己也一邊唱一邊皺眉頭或是閉眼睛,好像真的很辛苦...

這時的萬斎一直在拼命狂眨眼睛^^(是不是睫毛太長了覺得很重啊!)好可愛,而且眨著眨著速度就放慢,然後有一點要半閉上的樣子,我一陣緊張,不知道他會不會要打瞌睡了...
然後也看到他吞了好幾次口水,喉結上下動了好幾次,(果然是唾液分泌旺盛嗎),我竟然覺得他
連喉結滾動的樣子都好性感啊!

千歲舞完退到舞台左前方,這時三番叟後退然後面向後見開始換裝扮,就是把冠脫掉然後戴上一般三番叟跳舞時的烏帽子,我看著他一雙修長的大手忙碌地活動著,真是心花怒放.
這時翁已經出場開始動作了,但是我眼光還是定在某人身上,直到舞台中央傳來了翁的一聲很大聲的跪地聲,我才意識到原來舞台上還有人啊?汗...
然後三番叟退到橋掛後方坐下.
其實我對翁也很有興趣,問題是在那當下還有一個萬斎三番叟坐在後方橋掛上,叫我怎麼專心看翁啊?

於是中途在大家都專心面向舞台看著翁時,我就挺直身體轉過頭去看橋掛.
然後,就被萬斎發現了Orz.


因為我這排的位置較低,所以轉過頭去的視線只能看到橋掛上的橫桿,要挺直身子才能看到萬斎的眼睛,問題是萬斎比較高,所以他看過來可以看到我們的全部.而且他不是像上面照片那樣面向舞台中央,這次他是背貼著橋掛欄杆坐,所以臉是朝向我們這個方向的.
所以我一轉過頭去才剛看到萬斎,他的眼神就立刻飄過來,嚇我一跳,趕緊把頭轉回來.
他心裏大概在想:哪裏來的囂張女人?竟敢這樣大剌剌地回頭偷看我!
(喂,我沒衝上台咬你已經算不錯了耶!)

翁舞了挺長一段時間,不過或許也不長,是我心急下的錯覺,然後和千歲一起退場,接著三番叟就出來了.

萬斎一出場,就皺著眉頭,大概太用力了吧,另外我還懷疑著他該不會又要哭了吧?因為眼睛有點紅.
狂言劇場裏他一出來就眼睛蓄滿淚水,不過這次看起來大概是眼睛乾澀或是沒睡飽吧.
他這次穿的好像就是狂言劇場裏那件紫色的外袍,不過裏面不是格子的縞熨斗目,而是白底上面有畫了似乎是紅色吉祥物之類的圖案.

我聽到了之前在討論的喜びありや,對於萬斎的聲音,我一直不知該用什麼樣的詞彙才能更精準地表達出來,他甚至連只是喊著hou或是yaa的單音都很迷人,有著想把他的聲音揉進身體裏那種渴望,全身細胞都顫動著,像掉進糖缸裏的蜜蜂一樣,貪婪地汲取著這世間少有的美好.

因為這次是搭配完整的翁,所以三番叟的內容有點變動,是像狂言三代box裏播的那段剛從英國回來後在稽古的內容一樣,有快速衝到橋掛上跳一小段,然後三連跳之前也有兩個轉身跳.
(請看下圖)




連三跳,不知是不是從側面看的關係,又或是我坐得比較低,覺得跳得沒有非常高,不過很有力,最後那次著地時,我真的看到一大片從地板揚起的不知是灰塵?還是投射燈放射出的微粒子光束之類的東西.有種感動的感覺.

然後我最愛的那個轉頭的動作



這次側面沒能好好看到這個鏡頭,三跳也是,從正面看一定更棒,真羨慕那些貴婦啊!

我還一直盯著他的手,因為袖子擋住所以只能看到局部,不過真的好美啊啊啊!
尺寸和顏色都恰到好處,而且或許是因為拿著扇又用力的關係,指尖都紅紅的呢,好粉嫩,我看到他右手的無名指靠近指甲的地方有個小紅點,不知是受傷了還是蚊子咬的,當然有一種開小花的感覺,覺得:啊!原來萬斎也會被蚊子咬啊^^||

中途有個地方,他直直地朝脇正面衝過來,衝到台邊緣有飄了底下的觀眾,不是在找個定點而已喔,是真的在看,我有看到他眼睛在轉動.
他當然不是在看我,但是他視線落下的地方剛好對到我的眼 (請看下圖),於是我就理所當然地直直看進他的眼裏啦,雖然只有大概半秒吧?不過還是差點被電死!




揉之段結束後,萬斎退到後見的地方戴面具,我終於看到他擦汗啦!!

左手拿著一方白色的手巾先抹了下額頭,然後再擦著兩頰,而且動作很輕呢,不是快速地掃過去,而是一個地方一個地方用按的,該不會臉上有上妝吧,呵~
擦汗的樣子也好迷人,我也好想幫他擦汗啊!不過看到汗水了還是有點替他心疼.

接下來是戴了黑式尉面的鈴之段,我常在講DVD裏都聽不到鈴聲,原來在現場聽,鈴聲真的很大呢
,很協調地和囃子聲融合在一起.

這一次萬斎的扇子好像不是很合作,常常的就合起來了,弄得他有些焦慮的樣子,一直找機會想把扇子甩開,但是都沒碰上像兩人三番叟裏那樣好的時機,所以感覺他散發出一種有些惱怒的樣子了,呵~每次手伸到後方時就要”橋”一下位置以免影響到扇子,不過也沒辦法,因為袖子太寬大,是一定會檔到扇子的 (請看下圖)



因為常常彎著腰的關係,所以常常的,袴的後管就會掀高.
所以在那個播種的動作時,萬斎背對著我,我就盯著他的腳踝,好性感的腳踝啊有菱有角的,
尤其因為穿了貼身的白色棉褲,所以線條看起來更美了,也看到了一小截小腿,並不會很細像竹竿一樣,但是也沒有贅肉(汗,這也能看出來嗎?),和腳踝一樣性感啊啊啊
萬斎的身體各部份真的有一種感官上的美,很誘人的.

鈴之段的動作比較多,律動也快一點,不過我總是覺得有一些地方,萬斎好像快過頭了?不知道是不是戴著面具比較不好控制速度?

像是兩個用力踏步的地方,我只有在看狂言劇場時覺得他的速度比較正常,其它在兩人三番叟還有這一次,都覺得他踏步踏得有點急,一下比一下快,尤其是最後一次站在右前方柱子前那一次.

不過我是很愛聽那個踏地聲啦,就覺得很震撼,而且那個有力的聲音隨著規律的拍子踏出來,給人一種悸動的感覺.
這次在現場聽,有一種地板快要被萬斎踏裂開的感覺^^,覺得椅子都在震動了.

另外之前在兩人三番叟那一篇裏提到的,他收尾時收得太急,導致應該完整地轉向兩邊的動作變得只是側個身而沒有真的轉過去,這一次轉右邊的時候也是這樣,這其實是個小地方,不過總覺得看起來有點壓迫感.

最後他衝動台前那一小段,我是真的一陣緊張啊!
他戴著面具視線不良,又跑得那麼快,會不會滑倒啊?或是一個距離沒控制好就衝到台下了?
汗,想太多!
可是每次看他很快地衝到舞台邊緣我真的覺得很緊張呢,好像,也沒有必要快到那種程度啊!唉~我又在婦人之仁了...

這次因為囃子聲大,所以喘氣聲聽得不太清楚,但還是有,而且黑式尉的面具從鼻子以下那一塊好像是活動的,於是就看到他喘出來的氣把面具那一塊都震得一直動.
然後,也好多次看到他喘得胸口和肩膀一直動...
(不要想不要想不要想!跳舞本來就會喘氣嘛!)

揉之段的律動比較硬,大多就是四個方位間移動,這個部份是我覺得有比較像反閇(へんばい)的地方
,再加上囃子聲及萬斎的呼喊聲,更有神聖的感覺.
鈴之段的比較靈活,像是播種的動作我也很喜歡,還有雙腳交叉,彎腰舉扇那個動作我也喜歡,我覺得除了拿扇,萬斎拿著塔玲也很適合,有一種聖潔的感覺.

三番叟是個特別的曲目,以前也看到有人說萬斎跳得不夠好,因為太緊繃,讓人覺得壓迫,沒有給人一種他樂在其中,很入戲的感覺.(詳細的形容我忘了)

嗯...這該怎麼說呢.
三番叟是個祭神的舞蹈,如果臉上或是動作上出現了太過樂在其中的樣子,會不會就變得不三不四了?
萬斎臉上那種莊重的表情,不就是入戲太深的表情嗎?
他跳天宇受賣命舞時的表情和身段就不是這樣,跳泰山府君祭時也不是這樣,我覺得他自己已經有把各種場合的各種面貌掌握得很清楚了.

他總是笑笑的,但是認真起來的時候又很拼命,這之中的轉變大概也是我在眾多曲目裏最愛三番叟的原因之一吧,我覺得三番叟就是一個很認真的舞蹈,我真是抵抗不了認真的人和表情啊!

緊繃就緊繃,我就是喜歡他跳時的緊繃,三番叟若是不緊繃,就不是三番叟了,那種祭神時的莊嚴,對神祇的敬畏,心裏懷著的祈求,我找不出像萬斎跳的這種形式以外更能貼切表達出的樣子了.
當然如果純看舞蹈動作或是一些小細節,他可能還是有需要再進步的地方,可是整體散發的感覺來講,我真的覺得萬斎的三番叟是最有把祭舞的感覺跳出來的一個版本.

我真是書到用時方恨少,不知怎麼更貼切地表達出我的感動還有對三番叟的喜愛,我不光只愛萬斎的動作,還愛他嘴裏喊出的聲音,還有他臉上的表情,以及搭配的囃子方,這所有的一切才成就出一曲成功的三番叟.

三番叟對我來說,應該是所有萬斎出場的曲目裏空前絕後的一首讓我最愛的曲目了,我看釣狐也感動,是一種心疼及欣慰的感動,可是看三番叟,是一種尊敬的感動,我被他宛若神祇附身所散發出來的那種氣息震慑住,當下我看不到他的容貌,看不到他是野村萬斎,只看到一個跳著神聖舞步的三番叟.

萬斎的三番叟,此曲只應天上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